欢迎您来到江西省统计局门户网站!

扫描关注江西省统计局官方微博

扫描关注江西省统计局官方微信

首页 >> 政务公开 >> 统计文化

周祥斌:父亲

日期:2020-01-23 09:29:04    稿源:    

记忆中,父亲永远是一个古板严肃、带着一点“凶气”的人,对孩子特别严厉。对父亲充满理性至爱的认识,始于我读初一那年。

记得上初一那一年,由于天旱欠收,我的学费就指望着卖稻谷钱啊!母亲安慰我说:“你爹会想办法的。”

可是直到了9月1日的早上,父亲也没凑足我的学费,他蹲在一旁,脸带愁容,一声不吭。邻居伙伴高兴地背着书包等我与他一起上学,我怯怯地望着父亲,父亲看着我,一脸的无奈,我明白,学费真的没着落了。

我哇地一声哭了,见状,父亲站起身来,愤愤地说:“嚎什么嚎?没有钱大不了就不上学了,跟老子种地去。”不上就不上,一气之下,我找来纸和笔,流着泪给班主任写了张便条,告诉他我不上学了,具体原因我没说。我托邻居伙伴将便条带给班主任,伙伴惋惜地说:“太可惜了,你的成绩那么好。”

目送着伙伴在我眼前完全消失,我才闯进屋里,嚎啕大哭。不知什么时候,母亲推门进来了,轻声说:“孩子啊,千万不要怪你爹,他也很为难,这不,他又出去了。”我不屑一顾:“娘,我没什么,我也不怪爸,要怪只怪家里穷。”

傍晚,邻居伙伴放学回来,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唉!多么熟悉的一幕啊!往日里这个时候,在这条乡间小路上,总会留下我和邻居伙伴披着晚霞放学回家的身影……想到这,我不禁潸然泪下,心中不由得抱怨起父亲来,认为他不是个好父亲,连我的学费也弄不来。

当伙伴站在我面前时,我迫不及待的问他,班主任看到我的便条是怎么说的。伙伴笑着告诉我,说是我父亲在半路上拦住了他,要去了便条,父亲还让邻居伙伴告诉班主任,我今天有特殊情况,明天才能去学校报到。当时我摸不着头脑,不知父亲为何那么做?

晚上,父亲回来了,他把一沓钞票甩在桌子上,冲着我说:“拿去,明天去开学。”学费!我喜出望外,我可以上学了!我忽然觉得父亲一下子好像苍老了许多,非常疲惫的样子。我默默地收好钱,连句谢谢也没说,倒觉得这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父母房间的灯还亮着,我得提醒母亲,让她明天早点做早饭,我生怕第一天上学就迟到。我走向父母的房间,突然,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房间里传来了父母的谈话声。母亲说:“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父亲干咳了两声:“唉!所有孩子当中,就这娃读书还可以,说啥也要让他去上学啊!我早上的态度也不好,不知道他怪不怪我?”母亲又说:“即便这样,你也不能冒着生命危险去高山上采药啊,万一摔了怎么办?宁可去向亲戚凑一点啊!”父亲忙说:“小点声,别让娃儿听到了,我知道分寸。我实在没办法啊,总不能真的不让娃儿上学。”

我怔住了,彻底的怔住了,任由眼泪夺眶而出……

如今,我早已完成学业,走上了工作岗位,了却了父母的心愿。可是就在第二年,父亲为了生计,为了我能够顺利读下去书,积劳成疾,离我们远去。遥望青山依旧,喟叹人却两非。我多么想陪着父母慢慢变老!父亲的过早离去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浏览字号选择:

江西省统计局主办 江西省统计局计算中心负责管理和维护 ICP备案号:赣ICP备13000537号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199号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卧龙路999号省行政中心西4栋 邮编:330036 电话 :0791-88918323 E-mail:jxjwgb@jx.stats.cn

网站,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整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