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江西省统计局门户网站!

扫描关注江西省统计局官方微博

扫描关注江西省统计局官方微信

首页 >> 政务公开 >> 统计文化

涂姗华:父母结缘“共大”

日期:2020-06-02 15:35:06    稿源:江西省统计局    

  说起“共大”,现在的年轻一代人恐怕知道的不多,但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那可是风靡全国的存在,江西“共大”的办学经验得到了国家的充分肯定,伟大领袖毛泽东亲自给江西“共大”写祝贺信,肯定江西的办学经验。毛主席信中说:“你们的事业,我是完全赞成的。半工半读,勤工俭学,不要国家一文钱,小学、中学、大学都有,分散在全省各个山头,少数在平地。这样的学校确是很好的。在校的青年居多,也有一部分中青年干部。我希望不但在江西有这样的学校,各省也应有这样的学校。各省应派有能力有见识的负责同志到江西来考察,吸取经验,回去试办。初时学生宜少,逐渐增多,至江西这样有五万人之多。”这就是后来被大家称为毛主席《七三O指示》的信件。

 

  一、江西在全国始创“共大”

 

  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简称“共大”),是遵循毛泽东教育思想创办的半工半读的新型学校,是20世纪我国教育战线涌现出的新生事物。它自1958年创办至1980年改制,历时22年,为国家培养了22万余名相当于初技毕业至大专毕业程度不等的建设人才,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它还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并摸索了一套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经验,成为学校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实行半工半读教育制度的典范,在我国教育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58年创办的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有30所分校,总校(19801120日经江西省委、省人民政府批准,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改名为江西农业大学)设在南昌市郊,以办大专为主,分校设在江西省各地,主要以山区为主,以办中专和初技为主。

 

  二、我父母初识于“共大”

 

  我的父母均毕业于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铜鼓大沩山分校。

 

  我的父亲涂孔星出生在江西省新建县(现为新建区)联圩乡的一个贫雇农家庭,家境极度贫寒,据说我爷爷都是饿死的,靠奶奶织鱼网、父亲与伯父们打鱼为生,有时还给地主打短工、当佃户养家糊口。后来家境略有改善,父亲10多岁才得以去上小学,因为天资聪颖,父亲小学只读了两三年就跳级读初中,初中毕业后学校保送他去读师范学校,由于家境贫寒的原因,父亲没有去读师范学校,而是选择考入了有伙食补贴的“共大”,父亲最终被分配到了“共大”铜鼓大沩山分校。

 

  我的母亲杨震芳出生在江苏省张家港市乐余镇一家比较富裕的家庭,由于家庭受到当时“运动”的冲击,母亲便与几个闺蜜一路奔向江西,参加江西各学校的选拔考试,据妈妈说她们参加过的考试,有的还没有等到考试结果出来,她们又继续去参加下一个学校的招生考试,妈妈选择了江西“共大”,而最终被分配到“共大”铜鼓大沩山分校,与父亲成了同学关系。

 

  三、“共大”的校园生活

 

  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曾经是全国占地最大、学生最多、国家花钱最少的学校。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按照“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在当时江西省领导邵式平、刘俊秀、汪东兴的倡议下,于195881日正式成立,周恩来总理题写了校名。学校成立之初便制定了“半工(农)半读,勤工俭学,学习与劳动相结合,政治与业务相结合”的办校理念。19598月,已经开办一年的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面向全国招生。

 

  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铜鼓大沩山分校坐落在崇山峻岭中的大沩山林场,离县城永宁镇直线距离16.7公里,因为铜鼓多山地丘陵,实际距离更远一些。铜鼓大沩山分校的学生除江西籍外,还有来自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南等地的学生。学校“半工半读”,就是一半时间学习文化知识,一半时间参加劳动,文化知识一般是学习一些相当于现在的高中课程,有语文、数学、物理等,还有林木、土壤、种植、养殖、蔬菜等专业课,一半时间则是垦荒、植树、砍毛竹、种粮食、种菜、养猪等等。学校一般将读书时间安排在早上、晚上以及下雨天,正常天气大部分是用来垦荒、植树、砍毛竹、种粮食、种菜、养猪等。因为大家都通过了招生录取考试,有一定的知识基础,专业知识大家学起来比较轻松,有些种植类专业课上完理论课,随后就上实践课,让大家掌握了不少林木、蔬菜等的种植方法,因而大家学起来还蛮有兴趣,特别是平时学校食堂经常是吃着自己种植的新鲜蔬菜,大家的学习积极性就更高了。但有的劳动实践课就比较辛苦,特别是上山砍毛竹,很多女同学甚至有些男同学都吃不了这苦。上山砍毛竹,大家一般是一早就穿着草鞋出发,走十几里山路,钻进深山老林,砍下一根根碗口粗的毛竹,削掉竹梢,然后顺着山坡溜放到小路旁,再用藤条扎牢扛着下山。因为要完成或超额完成学校下达的劳动指标,需要来回好多趟。这样一天下来,人累得连说话、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尤其到了冬天,无论砍毛竹、砍柴还是垦荒、种地,天寒地冻,很多人手上结了痂的冻疮常常被震裂,渗出殷红的鲜血,钻心地疼。而且冻疮一年生了以后年年都生,到了冬天就特别难受,又痒又痛,我父亲就是在读“共大”的时候患上冻疮这毛病的,以后一直没有治愈。

 

  有一次在砍毛竹的劳动中,父亲还顺利救活了一个卢姓小学生,成为当时一段佳话。当时是山洪暴发,这个卢姓小学生在去上学的路上不小心掉进水库里,他哥哥为救他一并掉入水库,当时水流湍急,一会儿的功夫,这小哥俩被湍急的水流冲出好远。山里的人大多不善游泳,当时河流两岸围满了人,都只在叫喊救命,没人敢下水去救人,父亲恰巧经过,父亲没有犹豫,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跳入水库中救人,可惜救上来的两兄弟之中的哥哥因为头部被洪水冲击撞上了河流中的石头,最终没能救活,被救的弟弟后来一直尊我父亲为义父,父亲在世时他每隔几年都会从山区里赶来南昌新建看望我父亲。2014年“五一”假期,我陪着妈妈去铜鼓找寻爸妈当年就读的“共大”旧址时还见到了卢塅新哥哥一家。

 

  “共大”的校园生活对于一些来自城镇(区)的学生来说,起初是兴奋、新奇,一段时间后,新鲜感没有了,便再也兴奋不起来,甚至是变得无比思念家乡。而对于像父亲这样来自农村的贫困学生,则是觉得到了天堂,有书读,有饭吃,不饿肚子,甚至到了年底,学校还会将大家自己养的猪杀上几头改善伙食,食堂那红烧肉的滋味多年以后仍然唇齿留香,挥之不去。尽管劳动课很累很辛苦,但农村来的同学基本能承受,他们觉得应该给那些个城里来的同学做出表率,父亲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父亲一直是那个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勇挑重担的人。

 

  父亲从小帮着家里放牛、干农活,因为读书晚,比同班的同学都要懂事,因而一直在班上当班长或班干,父亲不光吃苦耐劳,学习成绩也好,初中就是学校膳食委员会的成员,协助学校老师分管食堂的有关事务。在“共大”,父亲总是在完成自己的劳动任务后,义无反顾地帮助完不成劳动任务的其他同学,父亲吃苦耐劳、吃亏能干的品质,很快就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关注和敬重,也赢得了母亲的爱慕。由于父亲学习、劳动等各方面表现突出,父亲一毕业就被“共大”铜鼓大沩山分校留在学校当老师了。母亲比父亲晚一届,待到母亲毕业后,父母亲却选择一起离开“共大”铜鼓大沩山分校,回到新建县老家务农,随后不久父母便加入到轰轰烈烈的农垦大军队伍,来到了江西省新建县铁河国营垦殖场工作。

    相关作品:《忆父亲》

浏览字号选择:

江西省统计局主办 江西省统计局计算中心负责管理和维护 ICP备案号:赣ICP备13000537号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199号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卧龙路999号省行政中心西4栋 邮编:330036 电话 :0791-88918323 E-mail:jxjwgb@jx.stats.cn

网站,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整为1024*768